仁科百华

仁科百华

 而始终又须以表散之药辅之,若薄荷、连翘、蝉蜕、僵蚕之类,则火消毒净,疹愈之后亦断无他患矣。 其证因冬月薄受外感,不至即病。

原是麻黄汤证,因误服桂枝汤,汗未得出,上焦陡觉烦热恶心,闻药气即呕吐,但饮石膏所煮清水及白开水亦呕吐。翌日,脉变洪长,知其已成伤寒证。

后医者终畏石膏寒凉,又疑瘫痪证不可轻用凉药。但势已穿唇,效否不敢必耳。

当仲夏夜寝,因夜凉,盖单衾冻醒,发懒,仍如此睡去。有黄色小蜂其房甚小,房孔仅如绿豆,虽无大毒而力微,又不堪用。

大便干燥者,加当归、阿胶各数钱。 因小便赤涩,膀胱蓄热,又加滑石四钱,甘草钱半。

此固愚常用之法,而随证制宜,又不可拘执成见。况桂枝为宣通水饮之妙药,茯苓为淡渗水饮之要品,又为二方之所同乎。

Leave a Reply